风过永寿塬

时间:2014年02月21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【字体:



风过永寿塬



风过永寿塬




风过永寿塬


       早就有去北五县散散心的想法了,想当年一辆破车曾猖獗地出没于北部山区,四处游走,这些年来心情一直郁郁寡欢,加上琐事缠身,很多想法都已夭折。几月前向有泪无痕版主说过要去永寿他工作的地方转转,但往往事与愿违。每每有了打算,却因俗务打搅了雅兴,一直没能成行。昨天天色较好,闲来无事偷得闲暇,无痕在网上邀请,恰好嵕南锈士也正闲着,便邀约同往。嵕南锈士20分钟后到建陵,我们一人一骑,一路狂飙向永寿··· ···
       深秋季节正是果农采收苹果的时节,红彤彤的苹果挂满枝头,令人垂涎三尺,过东庄崖东沟的时候我们摘了几个苹果,下到沟底,一泓秋水,几棵野柳,几篷野菊花,加上两岸厚重的黄土断崖,让人心思欲飞,顿生隐遁之心。上了沟,从两边果园斜穿至叱干安家村,再沿公路向西朝南坊镇方向飞奔,天高云淡,阳光明媚,只有呼呼的风从耳际划过,我们不由兴奋起来,如同脱离了樊篱的小鸟,心情无比舒畅,一路长烟,一路长啸,快到南坊镇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,锈士在前狂奔,一叉路口忽冲出一蹦蹦车,锈士忙打头,高速行进中,我只见他在公路上摆了个趔趄,好在这厮身高体胖又是搞体育出身反应机敏,有惊无险,我加快油门追上他并骑,相视大笑。很快便到了南坊镇。
       南坊镇是一个古镇,也是礼泉最北部的一个镇,坐落于五凤山与瓦庙山南麓,北临泾河与淳化相接、西接乾县、永寿,东南分别与本县叱干、石潭相邻,为乾、礼、永、淳四县之要道,礼淳、礼常公路穿境而过,交通便利。南北街道,北高南低,镇北有一沟,沟里有泉水潺潺,水质甘甜,当地人用此水做的腊汁肉,肥而不腻,滑爽可口,近年来南坊腊汁肉已成为礼泉一个名品菜肴,当地开腊汁肉的饭店有好多家,只是良莠难分,有些卫生条件也差强人意,我们在南坊稍做停留,拍了几张照片,然后驱车沿着山路蜿蜒而上向五凤山巅奔去,过了中锋村,地势越来越高,公路两边,芦缨如雪,草黄籽实,野花点缀,不由使我想起一句诗来:匈奴草黄马正肥,金山西见烟尘飞。路上车辆稀少,耳际只有呼呼的风和摩托车机器的轰鸣。
       槐树林,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地方,曾经承载了我年少时太多的梦想,四季皆景,最值得观赏的我认为是初夏,深秋,两个时节,初夏的槐林槐花满山遍野,十里槐花香,深秋的槐林却绿中有黄,黄中有绿,层次分明,大自然的神笔似乎在一夜之间便为五凤山做了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,天高云淡,秋雁南飞,落叶飘飘,秋虫唧唧,秋风飒爽,行车于秋日的槐林之中,真是人在画中游啊,不觉间我们也成了风景。
        到了五凤山顶,放眼南望,层林尽染,村舍孤烟,农田阡陌,尽收眼底,我们车停在路边,眺望远方,久久不能言语,心中有万般感慨却不能说出,似乎这时候一切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,大自然已做了美丽的说明。这时候无痕打来电话,问我们到哪了,使我想到了我在网上给他的留言:“无痕,如果你站在永寿塬上,朝南望,如果看到有两股黄尘冲天而起,从五凤山卷风挟云,滚滚而来,那就是我们骑摩托来了。”无痕,两个老哥看你来了。出发!
车七拐八拐,沿着五凤山北麓而下,地势力越来越平坦,车到窦家镇拍了几张相片,逗留了一会,就又向上邑乡进发,路怎么走,我忘得差不多了,于是一路走,一路问,很快就到了上邑乡,一个简约的地方,几个简单的机构,学校,政府,卫生院,尤其是让我眼前一亮的是竟然看到了上个世纪留下的供销社,建筑风格明显有六七十年代的风格,我仿佛又回到了儿时,常拉着他*的手哭喊着要去合社去买糖吃。那时候一毛钱要买几十个洋糖呢,但能吃到糖却是一种奢侈。不由感慨万千。上邑中学在街道东边,我们刚进入院子,无痕就热情地上前迎接。学校大致风貌和礼泉当年的相虎初中差不多,不过比相虎初中要新一些,大一些,干净的院子,新修的花园还没有花草,一栋四层楼的教学楼容下了所有的学生,老师们的宿舍在西边,一字平房排开,两个老师住一间房子,不由感慨:天下学校一般样啊!
      无痕的房子干净整洁,桌上放着上次回礼泉带的笔记本电脑,他是一个有强烈书生气的人,淡泊名利,内心宁静,没有丝毫浮躁之气,无痕留给我最深的一句话就是:“我很知足,没有什么别的想法,如果有的话,就是能有机会回到老家礼泉工作,毕竟父母在礼泉,需要照顾”。我们听了心里有点发酸。好在无痕是个开朗的人,寒暄了几句,我们就去附近的餐馆吃饭,我点了一盘凉拌肘子,一盘菠菜拌粉丝,一盘土豆丝,无痕又加了一个水煮肉片,我们边吃喝边聊,无痕和老板很熟,可以看出经常在这吃饭,这时候我们知道,他今天老早就向老板说了有两个乡党要过来,让准备好,把菜做好。吃饭中,无痕不停地劝酒,我们很感动,吃饭前我还给锈士和无痕在餐馆门前合了张影,由于早上来的时间较仓促,我们吃了早饭到两点多还没吃,于是都成了饕餮之徒,风卷残云,杯盘见底,又吃了碗烩面片,这饭吃的真叫舒服。
      吃完饭回到无痕房子,聊了几句,无痕给我找来充气筒,我给摩托车轮胎把气打饱,无痕带我们去常宁镇北边的槐树林去看秋色,两骑三人,到了常宁镇,百年古镇,永寿常宁,常宁是永寿的一个大镇,街道平坦宽阔,机构健全,店铺林立,也是渭北一个重要的粮食交易之地,我们看到街道上有人在晾晒玉米,牛车,蹦蹦车,小车各类交通工具荟萃,常宁镇几乎浓缩了北五县集镇的所有特点:干爽,明朗,古朴,传统,简约,如果你想找西北小镇的感觉,常宁无疑是个好去处,我们也只是走马观花,要了解常宁,非得花一些功夫不可。街道十字路口处有个标志性招牌,豁然上书:渭北古镇,永寿常宁。我们分别在下面留影纪念。
      别了常宁,去槐树林的路忘掉了,我们索性将错就错,决定随便走一条路看看风景,我心里清楚地知道,秋日的永寿塬上,处处都是风景,也不必刻意有目的地去寻求某一个具体的地方。我们从常宁街道十字选择了一条向北的路,一路闲散地前行,路两边的小麦已将田野染成了绿色的地毯,鲜绿如滴,犹如高尔夫球场。车拐过一个直角,映入眼帘的是两排整齐的白杨夹道相迎,这时候的白杨树叶子片片金黄,如同金匠用纯金打造成叶状,一片片挂满枝杈。秋风拂过,唰唰作响,这是秋的韵律,再高明的美术家也不会调出如此美好的颜色,再著名的作曲家也难作出如此动人的曲调。矛盾在《白杨礼赞》里写道:那就是白杨树,西北极普通的一种树,然而实在是不平凡的一种树!路遥也曾把端挺的白杨比作陕北的女子,俏生生的站在黄土崖上,守望着远方放羊的五哥。的确,白杨也是我最喜欢的北方的一种树,小时候父母在田间劳作,把我放在田边的白杨树下,我仰头看着蓝蓝的天,洁白的云朵,看着白杨叶子在风中泛着银白的光泽,哗哗作响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白杨树在我心里是一种略带忧伤的情愫。
摩托车在走着下坡路,缓缓而下,我知道我们要下沟要到泾河畔了,果然,路尽车至,空旷绵远的黄土沟壑支离破碎地展现在我们面前,我们站在沟畔,远眺着苍茫的黄土高塬无边无际,真是荡气回肠。沟畔边野菊花开了,杜梨树上结满了繁星似的果实。野酸枣树长得能打家具,有零星的红玛瑙在风中摇曳,半人高的芦苇随风摇拂,沟叉叉里的柿子树叶红如血染。对面崖上一排排废弃的空洞在夕阳的余晖下展示着厚重的历史,让人不由猜想,什么时候什么人居住在这里,这里有没有发生四妹子和三哥哥牵肠挂肚的爱情故事,三哥哥会不会为四妹子推开吱哑儿的后门,带她躲开村口的黄狗,带她别离十八年忧愁,带她去看满天的星斗。
      终于看到了泾河,在山山峁峁中九曲婉转,将黄土高原劈开成两半,浩浩荡荡,奔向东南,泾河为什么这么苍黄,因为她见证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,洗涤着人世间多少辛酸悲苦。历史上有多少美丽的,悲凉的,苦难的故事在泾河畔上演,泾水殇殇,荡气回肠。泾水长长,我思徜徉。泾水黄黄,男儿自强。泾水苍苍,我思茫茫。我每一次看到泾河都会心潮澎湃,思绪万千。可惜我们那天由于时间关系不能下到河畔亲略她的丰姿。我是黄河的儿子,我的性格里有黄河的因子,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我出生在这条黄河的支流——泾河。
回来在无痕房子,女主人又为我们亲手做了香辣的汤面,此时天色已晚,我们吃了晚饭,在院子里合影留念。别了无痕,一辆嘉陵125,一辆隆鑫125载着我们朝着返回的路狂奔,车到窦家的时候,天已全黑,这时路上车辆稀少,我索性灭了灯,在模糊的礼常公路上撒着欢儿前进,狂吼声中远处黑魆魆的五凤山逐渐向我们逼近,上了山顶,我们把车斜停在路边,点了根香烟,凉风习习,放眼南望,繁星满天,万家灯火,也许这时候每个温暖的家里儿女绕膝,都在吃晚饭,谈论着今天的收成,明天的打算,只有我们两人站在礼泉北部高高的五凤山巅纠结着思绪,粪土着当年万户候。
       回到建陵19点50分,这天骑行130余公里,途经七个乡镇,让情绪得以宣泄,让困顿暂时得以缓解,让心灵得以释放··· ···
      感谢有泪无痕,感谢嘉陵摩托,感谢隆鑫摩托,感谢中国石油,感谢中国电信,感谢礼泉在线,感谢诺基亚手机,感谢索尼相机,感谢大自然··· ···
      2011-10-20于建陵


 
(作者:嵕山蝈蝈 编辑:ysxcb)
文章热词:

推荐文章